李稻葵谈疫情影响:适当宽松货币政策退出时点或后移

精彩内蒙古 刘卡丽2020-03-07 05:21
浏览

  李稻葵谈疫情影响 适当宽松货币政策退出时点或后移

  他认为,当下最关键的就是要安全顺利地实现全面复工,比任何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都更重要

李稻葵谈疫情影响:适当宽松货币政策退出时点或后移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新冠肺炎疫情数据向好,企业复工复产提速。近日,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在一篇最新的研究报告中表示,如果政策应对得当,当前的新冠肺炎暴发对经济增速的负面冲击将是可控的。此次抗击疫情过程中,安全顺利地实现全面复工最为关键,比任何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都更为重要。李稻葵表示,保障企业安全复工要精准施策,并加强政策传导机制;疫情对全球经济影响充满不确定性,我国适当宽松的货币政策退出时点可能后移。

  谈经济增速

  疫情对经济增速负面冲击可控,反对笼统地谈中小企业

  新京报: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与SARS时期有何不同?

  李稻葵:不同于SARS疫情。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在第一季度,恰为全年经济活动最少的时期。加上近年来物流运输、电子商务和网络协同办公的发展,使得在防疫期间继续开展部分经济活动成为可能,且政府在经济运行方面应对措施的出台较SARS疫情明显前移。以上原因都会部分程度上减小此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但SARS疫情发生时我国经济正处于上升期、加入全球化的加速期,而此次疫情发生时我国经济处于下行趋稳期、全球化逆流的复杂期。根据我们的模型预测,如果新冠病毒疫情能够于2020年第一季度得到控制,实现全面复工,那么它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总体影响将为-0.17个百分点;如果疫情持续到2020年第二、第三或第四季度,预计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分别为-0.36、-0.55和-0.77个百分点。

  我们在疫情发生前公布的对2020年经济增速的预测为6.1%,考虑新冠疫情的影响后,根据疫情结束的时间不同,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应在5.3%至5.9%之间。如果政策应对得当,当前的新冠肺炎暴发对经济增速负面冲击是可控的,总体影响是有限的,能够实现既定的政策目标。

  新京报:目前普遍受关注的是疫情给中小企业带来的影响,你怎么看?

  李稻葵:我反对简单地把“中小企业”作为一个群体来说,中小企业散布在不同的产业和部门,行业之间的差别远远大于企业大小之间的差别,这次疫情对它们影响大不一样。

  疫情对于服务业影响较大,但也要分两类看:一类是传统服务业,比如旅游观光、住宿、食堂餐馆等,影响很大;一类是现代服务业,比如软件、教育、咨询服务、会计、新闻、金融等。用行业来划分更加合理,在传统服务业的这些是需要我们关注的。

  谈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

  适当宽松的货币政策退出时点可能后移

  新京报:你怎么评价当前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对经济和中小企业的作用?

  李稻葵:现在是非常时期,当前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取向都是好的,财政政策非常积极,货币政策适当宽松,但是针对性可能还不够,传导机制还不够,要传导到单个、不同的企业,要有不同的政策,这个是关键,是现在需要加强的。

  绝大部分企业现在面临的困难不是资金或税收,而是不能复工,找不到工人,上下游企业配套不起来,这是问题的关键。所以财政政策是不是可以更精准地帮助受影响较大的企业,对暂时没条件复工的,政府能否代交社保,是“代交”而不是“免”;对复工企业能否减免甚至退还部分以前交的社保;再如暂免一段时间房租、适当减免贷款利息等。总之要精准施策、精准分析,不能一刀切。

  新京报:减免政策可行性如何?去年因为减税,有地方反映财政已经吃紧。

  李稻葵:坦率地讲,这个花不了多少钱,比增值税减3%要少多了,因为那些大规模的企业都已经复工了,现在出的政策主要是中小型、尚未复工的企业,政府认真去做工作就都能够核实。再说到减税,这部分企业以前缴税相对不多,给它减点税应该不是太难,时间也不长,也就几个月。

  新京报:银行可能会考虑到不良考核,怎么能让银行更敢贷愿贷?

  李稻葵:以后可能要出一个政策,在新冠肺炎时期发放的贷款,在考核中要“网开一面”,不要追究特殊情况下给的贷款,总之机制一定要灵活。

  新京报:你预计当前货币政策适当宽松的周期会随着疫情的持续有怎样的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