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勒就通俄调查作证,特朗普用担心被弹劾或连任梦碎吗?

精彩内蒙古 刘卡丽2019-07-25 09:16
浏览

  中新网7月25日电(孔庆玲) 7月24日,是罗伯特•穆勒被任命为通俄调查特别检察官后的第797天,也是他向美国司法部提交调查报告的第124天。

  这一天,一向谨言慎行的他,不情愿地来到民主党控制的众院出席听证会,他关于总统特朗普“没有被证明无罪”的证词也通过电视传向全世界。

  公众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他在近7小时的作证中都说了什么?他的“现身说法”对特朗普又有多大杀伤力?

资料图:

资料图:穆勒。

  总统是否清白?

  穆勒听证会上亲口讲细节

  24日,74岁的穆勒来到国会,接连出席了众院司法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这是一贯谨慎沉默的他首次就通俄调查公开作证,也是数百万美国人第一次有机会,通过穆勒本人,一窥调查的“惊人细节”。

  “这份报告就是我的证词。” “我将不会再提供任何超出报告范围的证词。”穆勒在听证会上保持了一贯谨慎的风格,在两场听证会中,他有206次推迟或拒绝回答议员的提问,其中至少43次让提问者去参考报告。

  穆勒甚至在下午的听证会上,首先澄清了上午时最重要的一次交流。他表示,不打算说,他们因为美国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的规定没有起诉总统。他澄清说,他的意思是,由于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的规定,他们在是否起诉上没有做任何决定。

  不过,在回答“你真的完全免除了总统的罪责吗?”的问题时,穆勒回答:“没有。”他多次明确表示,总统没有被证明无罪。

  而这对于那些没有读过穆勒报告的美国人来说,或许是个新闻。因为他们读过司法部长对报告的误导性总结,并听到总统宣布该报告证明他“完全无罪”。

  穆勒亲口证实,总统特朗普曾要求工作人员“伪造与调查有关的记录。”

  而且,穆勒至少两次明确表示,美国总统是可以在离任后(因不当行为)被起诉的。

资料图

资料图:通俄调查报告。中新网 郭炘蔚 摄

  不做结论≠无罪

  解读448页报告的N个角度

  2017年5月,穆勒被美国司法部任命为特别检察官,集中调查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是否通俄一案。调查历时22个月,穆勒团队投入大量人力物力,采访了约500名证人,发出2800多张传票、500多张搜查令……

  今年3月,他终于交差,向司法部长巴尔提交了通俄门调查报告。巴尔随后发布结论称,穆勒的调查未发现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通俄”。

当地时间5月8日晚,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表决通过认定美司法部长威廉•巴尔藐视国会。图为巴尔5月1日出席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p中新社记者 沙晗汀 摄

资料图:美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中新社记者 沙晗汀 摄

  但外界似乎对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更为关注。巴尔当时说,穆勒在报告中对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不做结论”,而司法部根据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关于总统妨碍司法的指控“不成立”。

  20多天后,司法部将删减版调查报告公之于众,448页的报告详列了特朗普可能涉嫌干预调查和妨碍司法的10个例子,引发外界关注。

  巴尔再次巧妙处理了这一关注。他解释称,报告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特朗普对通俄门调查感到“挫败和愤怒”,并认为该调查将对他产生不利影响,但白宫依旧“完全配合”调查,所以不构成妨碍司法。

  穆勒把决定权留给巴尔,而这位司法部长的结论依然是总统未犯妨碍司法罪。在巴尔看来,他和穆勒只是在“一些法律理论”上存在分歧,但司法部仍是按照穆勒的法律体系进行分析和评估做出的结论。

  巴尔的结论引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民主党人的强烈抨击。他们认为,巴尔在这件事上已陷入“独立性和公正性危机”,只有穆勒公开作证才能让公众获得事实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