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百名“呼吸治疗师”在湖北做了什么?

精彩内蒙古 刘卡丽2020-02-26 12:38
浏览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从全国各地支援湖北的数万名医护人员中,有一百多名“呼吸治疗师”,他们不是传统的医生或者护士,治疗的主要理念也不是用药,那么他们究竟是怎样工作的?能在重症患者的治疗中发挥什么作用?

  呼吸治疗师们不止会安装呼吸机,更要会用 二月初,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呼吸治疗师夏金根到武汉之后,解决的一个问题是:呼吸机的接口适配。

  夏金根:“我们从北京运过来几台呼吸机,但是到这边来之后,发现根本就不能用,就是因为很小的一个地方,一个空气压缩泵的接头不对。如果不是专职的呼吸治疗师,对设备不了解的话,可能会费很多的工夫。”

  对于呼吸机,呼吸治疗师们当然不止会安装,更要会用。这个“会用”,也绝不只是打开开关那么简单。在湖北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来自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的呼吸治疗师徐培峰面前,呼吸机显示屏上有跳动的波形和数值,他要根据这些信息,调节呼吸机的运行参数,跟患者的肺形成良性互动。

  徐培峰:“呼吸运动完全是由力来驱动的,我们是把肺看成是一个力学模型,你要知道一个患者的肺的力学状态是什么样的,再来设计呼吸机的参数,给他一个更好的支持。”

  

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百名“呼吸治疗师”在湖北做了什么?

  呼吸治疗师根据患者情况操作呼吸机,调整参数徐大夫提到了物理中的“力学”,呼吸治疗师的独特疗效不是来自药品的化学反应,而是包括呼吸机在内的呼吸支持系统与患者肺部之间的物理关系。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呼吸治疗师倪忠:“它涉及到很多方面,除了我们临床的一些病理、生理的一个因素,还涉及到呼吸机相关力学的监测,还有包括机子上去以后,人机之间的相互的作用。如果用得好,可以对生命进行一个支撑,用得不好,可能就会对肺是一个进一步的损伤。”

  因此,呼吸机不是开得越猛越好,也不是用得越久越好。徐培峰说,呼吸治疗师每天都会评估患者是否可以脱离呼吸机,靠自己的肺部机能来呼吸。

  徐培峰:“我们每天都会去做这样的一个评估,有详细的评估表单。这样每天我都能知道肺的力学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呼吸肌的肌力有没有恢复过来,能不能够撤离呼吸机。”

  合理使用呼吸机重症患者气管插管要及时 除了合理使用呼吸机,徐培峰也呼吁,重症患者气管插管要及时。对于有报道提及插管产生的气溶胶传播风险,徐培峰说,其实很容易防范。

  徐培峰:“其实插管之后是非常安全的,比不插管的病人更安全。因为我们有专门的病毒过滤器,对这样的一些病人,我可以过滤送进去的气体,也可以过滤他呼出来的气体,这样的话99%以上他呼出来的气体全部都不会被呼到空气里面。”

  记者:“您说的这一套技术其实是通常都会使用的吗?还是说一部分技术设备先进的医院或者医生才可以做?”

  徐培峰:“病毒过滤器其实是非常常用的,基本上县级医院只要是有ICU的医院都有这个东西,但是很少有人会在呼出气的这一个末端再加一个这个东西。这样的一些小的应用,可能机器内部结构不是很了解的时候,不会去想到可以这样去做,但对我们呼吸治疗师来讲,其实是非常容易想到的。”

  

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百名“呼吸治疗师”在湖北做了什么?

  徐培峰与患者交流

  呼吸治疗师的技能也不单是运用呼吸机。针对新冠肺炎患者肺部炎症导致的痰液堵塞,他们还有细致的排痰手法。

  徐培峰:“如果让护士去做,可能比方说把人翻起来,然后往背上拍两下,或者说‘来大叔你咳一咳’或者什么就完事了。但是如果是一个呼吸治疗师去做的话,那完全就不一样了。首先我要知道你是肺泡内的痰出不来,还是终末气管内的痰出不来,还是大气道内的痰出不来。有些地方你光靠拍没有用的,我们可以有十几种办法来针对一个病人的痰液的困难。”

  

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百名“呼吸治疗师”在湖北做了什么?

  夏金根为患者拔除气管插管操作

  这些操作、应用的能力,让呼吸治疗师不像医生,也不像护士,在这次新冠肺炎的救治中,能发挥独特的作用。十多天前,浙江对口支援荆门的队伍出发,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35人的团队中专门安排了4名呼吸治疗师。

  医院呼吸治疗科主任葛慧青:“呼吸科或者重症原来兼顾着做的事儿,现在是专业人员来做。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医疗上面还有一句话叫做‘细节决定成败’,如果有一些马虎或者没有做到位的话,可能病人的预后是完全不一样的。”

  

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百名“呼吸治疗师”在湖北做了什么?

  葛慧青(左一)和同事们

  救治患者的同时

  呼吸治疗师们也普及专业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