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演员有车有房还要捐款?专家:个人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精彩内蒙古 刘卡丽2019-05-08 09:59
浏览

  个人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德云社相声演员有车有房还要捐款惹争议专家认为

  ● 事件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在法律上,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

  ● 个人求助没有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其属于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的监管范围。建议和鼓励捐赠人向合法正规的慈善组织捐赠善款,以更有效地维护自身权益

 

  ● 大病救助行业是一个“新生儿”,需要各方面的呵护,法律完善、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自律与监管是真正肃清和整顿行业乱象的良药

  □ 本报记者 张维

  德云社又上热搜了,一种意想不到的原因。

  不是因为相声艺术,不是因为表演新秀,而是因为一场与之主业八杆子都打不着的捐款行动。唯一与之相连的是捐款所为之人吴鹤臣(本名吴帅),是德云社相声演员。

  4月8日,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后,其家人在水滴筹平台发起求助,目标额为100万元。随后此举频遭质疑,郭德纲、德云社被拖下水,水滴筹也成为舆论风暴眼。

  5月5日,水滴筹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5月3日下午,发起人与水滴筹沟通停止筹款。截至筹款结束,项目共筹得147959元,5269人次参与赠与,暂未申请提现。发起人正在补充更多证明材料,供赠与人了解、监督。“如发起人申请提现,水滴筹平台会进行公示。后续公示若无异议,水滴筹会将此款项直接汇入医院对公账户,用于患者后续治疗,若有结余,剩余款项将原路退还赠与人。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厘清了众筹与个人求助的区别。他认为,事件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个人求助行为不受慈善法规制,建议和鼓励捐赠人向合法正规的慈善组织捐赠善款,“依法行善,‘爱心’就不会再变为‘伤心’”。

  德云社演员发病住院

  亲属筹款百万引争议

  在北京天坛医院经医生全力救治后,吴鹤臣术后病情逐渐稳定,目前已经住院近一个月。

  据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后来所披露的信息,开颅等已花费7万元,还需要护理,按半年算,需要4万元……一笔怎么算都不小的医疗费用让张泓艺走上了求捐之路。

  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了一则以吴鹤臣母亲名义发起的求助信息,张泓艺被外界分析为真正的操盘手。这一则信息显示,患者家庭收入为7万元,是贫困户。家里有一辆13万元的车,暂时还没有变卖,目标金额是100万元。 

  如吴鹤臣的家人所愿,求助信息发出后,一笔笔捐款纷至沓来,但同时,一浪高过一浪的质疑声音也不期而至。有网友称,吴鹤臣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怎么会需要用此方式获得捐款?

  被质疑的还有100万元的目标金额:“脑出血需要这么多钱吗?”尽管张泓艺晒出明细,看起来确实不少:因为家和医院很远,需要租房子,5000元一个月,按两年算,需要12万元;还需要护理,按半年算,需要4万元;颅骨修复手术,差不多是4万元至10万元;还有康复治疗,差不多是5万元……但网友并不买账,甚至直指“100万元是把养老的钱也筹了吧”“里面的费用很多简直就是为了发家致富去的啊”。

  对此,张泓艺发微博回应称,100万元是众筹的上限额度,截至5月3日晚已经筹到148184元,筹集费用暂时够用,水滴筹已经关闭。网友质疑的两套房子都是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均无法出售。车为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日常出行很是麻烦,何况家中还有两个老人,从昌平南口到天坛医院60公里,车不能卖。自己并不存在骗捐、逼捐的行为。

  当地居委会也证实,相关情况属实,社区也动员募捐了1万多元。

  不过,这些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质疑,各种关于张泓艺的“深扒”还在继续。

  郭德纲和德云社也未能在这场来势汹汹的舆情中幸免。有人质疑郭德纲作为师父,没有给予弟子资助。德云社则被质疑没有给吴鹤臣上医保。 

  不过,最先走出这场舆论风暴的倒是郭德纲和德云社。5月4日,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吴鹤臣有北京医保,其医保卡现在在天坛医院留用。吴鹤臣妻子发起的“水滴筹”众筹是私人行为,家属称对于之前受捐的款项,会按照规则由平台直接划入医院账户,用于后续治疗,并将公开相关花费明细。德云社和郭德纲本人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