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道植:“神探”背后的精神力量

精彩内蒙古 刘卡丽2019-06-17 11:21
浏览

  “神探”背后的精神力量

  ——记中国首席枪弹痕迹鉴定专家、黑龙江省公安厅原刑事技术处处长崔道植

崔道植:“神探”背后的精神力量

  崔道植在电脑上查看其制作的《枪弹痕迹检验》PPT课件。本报记者 张士英摄/光明图片

  【时代先锋】

  凭几枚弹壳就能拨开案件的重重迷雾,仅半枚指纹就能从茫茫人海中锁定真凶……“白宝山袭军袭警案”“张君、李泽军系列抢劫杀人案”“郑州特大持枪抢劫杀人案”等系列重大刑事案件成功告破的背后,都有他的身影。

  1955年从警至今63年,他检验鉴定的痕迹物证,超过了7000件,无一差错;退休20年,却一直退而未休,坚持战斗在重特大案件侦破的第一线。他,就是公安部首批特邀刑侦专家、中国首席枪弹痕迹鉴定专家、黑龙江省公安厅原刑事技术处处长崔道植。

  刑侦战线的“定海神针”

  白色衬衫、黑色外套、一丝不苟的银发,目光如炬,今年已85岁的崔道植仍然保持着刑侦警察这个职业特有的精神气度。

  时针回拨到1996年。3月至12月,北京、河北连续发生7起袭击武警、驻军哨兵,抢劫武器弹药、持枪抢劫杀人案,犯罪嫌疑人采用暗中埋伏、暴力偷袭的作案手法,打死、打伤军警人员7名。1997年,新疆又发生3起持枪抢劫巨额现金案。

  接连发生的案件震惊全国,影响远达海外,被公安部列为1996年“1号案件”、1997年中国十大案件之首,国际刑警组织也将此案列为当年国际第三号刑侦重案。

  案发后,公安部紧急开展专案攻坚,却始终不能锁定犯罪嫌疑人。各种流言渐起,案发地群众人心惶惶。

  随着案件的深入侦查,北京、新疆两地作案现场遗留的弹壳,成为唯一有价值的线索。所有侦查工作都聚焦一个问题:两地弹壳是否为同一支枪发射,能否并案侦查?

  经过众多专家初步鉴定,结论为:北京现场弹壳是“八一步枪”,而新疆现场是“五六步枪”。据此,两种枪不可能并案,专案又将陷入僵局。

  此时,崔道植接到公安部命令赶到新疆专案组。

  “没有能够留下同样指纹的两只手,也没有可以留下同样弹痕的两支枪。枪械在击发子弹的过程中,会在弹头与弹壳上留下摩擦痕迹,发现与辨别这些微小的斑痕,正是警方进行弹道分析、寻找枪源的关键线索。”崔道植说。

  经过与同事4天不分昼夜的弹痕比对,崔道植最终得出结论:北京和新疆案发现场弹壳为同一支“八一式”步枪发射;根据作案者熟悉两地的情况分析,歹徒很可能是在北京犯罪后被送往新疆的服刑人员。

  根据崔道植提供的意见,专案组调整侦破方向,一周后案件告破,凶犯白宝山被抓获,白宝山的情况与崔道植的判断完全符合。经崔道植过目的各类子弹数以万计,辨枪识弹的眼力与经验就是在一枪一弹的积累中磨砺而成的。2018年崔道植入选“改革开放40周年政法系统新闻影响力人物”,并被评为中国首席枪弹痕迹鉴定专家。

  谈及自己的从业经历和外界的赞誉,崔道植一向淡然:我很平凡,只是做好本职工作而已,组织却给了我太多荣誉。

  将工作难题作为科研课题

  1955年,21岁的崔道植从部队转业到黑龙江省公安厅,成了我国第一代刑事技术警察。从一名普通刑警到享誉全国的刑侦专家,他不仅以过人的鉴定技能屡破刑侦大案,更为共和国刑侦技术的发展与完善作出巨大贡献。

  “我们遇到的各类刑事案件,没有一起是重复的,尤其是现在犯罪手段变化很快,怎么办?一定要把实际工作中遇到的难题作为研究的课题,扎进去钻研,千方百计把问题解决掉。”崔道植说。

  1984年,崔道植参与了公安部弹壳痕迹识别技术的科研课题研究,当年12月全国枪弹弹壳痕迹档案管理系统建立并通过了部级审核鉴定。然而弹壳只是子弹的一半,弹头痕迹的比对鉴定,在当时仍是国际刑事技术领域共同面对的难题,为了找到弹头上最稳定的膛线痕迹,崔道植通过实弹射击实验开始了艰难的寻找。

  在数千枚细小的弹头上,崔道植对每条膛线的每一毫米进行分割观察,从而找到最为稳定的痕迹点,并精确到零点几毫米。崔道植关于弹头膛线最稳定特征区域的研究成果获得了公安部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为研究弹头痕迹自动识别技术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然而,要使弹头痕迹像指纹一样实现准确、快捷的自动比对识别,还需要将立体弹头上的痕迹转化为平面的图像,这样才能输入电脑建立弹头比对的数据库。直到崔道植正式退离工作岗位,在中国警界,这个技术难题依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这成为他的一个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