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付费刷课灰色产业链:花钱在线刷课就能拿高分?

精彩内蒙古 刘卡丽2019-07-15 06:55
浏览

  花钱在线刷课就能拿高分

  高校付费刷课灰色产业链背后

  上学期期末考试的网络选修课挂科后,周平吸取了教训。这学期他通过一个QQ群联系上“刷课代理”,购买了“代学网课、代考试”的一条龙“刷课”服务,轻松拿到了这门课的成绩。

  周平选的课程叫“敦煌艺术”,第一次只考了50分,第二个学期重修,花了10元“刷课”,结果考了98分。

 

  周平说,每到新学期初选课和期末考试的节点,“专业代看网课、包考试、分数95+、组团更优惠”“慕课代刷”的广告,就会在校内的相关QQ群里刷屏。

  在这里,和周平有同样需求的大学生,可以在QQ群里联系上“刷课代理”,只需要花一二十元钱,给对方提供在线课程的登录账号和密码,就能享受“代刷”的一条龙服务,从上课到考试全程不用管,就能轻松拿到高分。

  目前,我国上线慕课数量已达5000门,总量居世界第一,来自高校和社会的选学人数突破7000万人次,逾1100万人次大学生获得慕课学分。在线课程教学已成高校对学生评价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线课程学习时间灵活,课程质量打磨精细,为学生自主学习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但随着学习空间从传统课堂转到线上、学习时间从教师掌控到学生自主性更强这一巨大的转换,在线课程与传统课堂的融合深入,对学校的教学管理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也考验着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和自律意识的养成。

  “刷课”产业链

  每学期在线课程开课和结课期间,都是张林业务最忙的时候,有不少同学会在此时找他“刷课”。

  作为武汉市某高校负责刷课平台的一级学生代理,张林告诉记者,伴随着在线课程在全国范围内推广,网课教学早已成为高校的“标配”。为了拿到校内刷课业务的“大头”,他注册了八九个刷课平台账号,“几乎可以覆盖市面上所有的刷课平台”。

  这些刷课平台直通全国80%高校的不同在线课程平台;此外,针对少数监管较严的在线课程教育平台,有的刷课平台还会单独开发软件。

  尽管大多数刷课广告打着“纯手工刷课”的名头,但张林透露,“不存在纯手工,太耗时了”。

  他介绍,通常刷课平台是利用软件或网站把客户的账号和密码录入系统,让视频呈倍速播放。“安全”点的平台,会专门在一个机房里挂机,这样网课平台不容易发现异常,账号也不会被冻结。

  刷课平台的运营者,会将刷课权限进行二次转卖。类似张林这样的一级代理凭借手中掌握的刷课平台权限,就能够将高校里的各大在线课程平台“一网打尽”。

  刷课“旺季”来临时,张林和其他的代理们还会通过QQ群、QQ空间、微信朋友圈,主动进行“矩阵”式广告宣传。在他接到的刷课业务中,来自二本院校和高职高专学生较多,也有来自独立学院的学生。除此之外,还会接到浙江、黑龙江等其他省份高校的学生下单。

  刷课“旺季”时,张林每天能接到五六百单,单价维持在10元至15元,除去交给刷课平台的成本,一级代理日赚5000元不在话下。“到了在线课程选课后、结课前这些刷课的‘淡季’,一天能接10单我就满意了”。

  “要入行,就得给上级代理送钱,让他们帮忙推荐刷课平台的开发者,并从他们手里拿到权限,这样给的成本价就特别低。”在张林接触到的刷课平台中,一级代理分三个档次:给刷课平台充值1000元、5000元、1万元。充值的金额越大,刷课的成本就越低,利润也越大,刷课的安全性越高,越不容易被在线课程教育平台发现。

  杨黎是张林下属的一名二级代理,他介绍,由于人脉限制,他们所参与的刷课组织主要服务于湖北省内高校的学生。“一般来说,我们接的单子中,普通本科、专科院校的单子占70%,985、211院校占30%,大部分单子都是刷选修课。”

  杨黎就读于武汉市某高校计算机专业,才大二的他如今已是刷课行业里的“骨干”成员。他自言,相比其他人,自己还可以享受“超低价刷课”的服务,“上学期选了门在线课程,拿了100分,只花了10元钱”。

  在杨黎的“刷课生意”中,与上级代理的分红由单数逐级而定:20~45单可以拿到单价40%的提成,45~365单为50%,大于366单可获60%的分红,“二级代理一天赚一两百元是没问题的”。

  往平台投入千把块钱之后,张林驾驭了这份轻松的兼职,成为多个平台的一级代理。他的成本价从去年每单0.6~0.7元降至今年的0.2~0.3元,而刷课单价依旧是10至15元。以学生身份担保“刷课信誉”的张林,总能赢得身边同学的信任。兼职“从业”一年多来,这名“资深刷客”在武汉市的高校内发展了40多个二级代理为他接单、刷课。

  在线课程的尴尬现实